子在川上:比德?伤逝?见道?

Report
子在川上:比德?伤逝?见道?
“逝者如斯夫”章的诠释历程与中国思想的“基
调”
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
夫。不舍昼夜。(《论
语 子罕》)
§1 今人之伤逝
傅佩荣:“孔子站在河边,说:消失的一切就像
这样啊,白天黑夜都不停息。”“逝者,指时光,
也指时光中的事件,而人的生命当然也在里面。
既然如此,怎能不珍惜时光!”
 杨伯峻:孔子在河边,叹道:消逝的时光像河水
一样呀!日夜不停地流去。孔子这话不过感叹光
阴之奔驶而不复返罢了,未必有其他深刻的意义。
 李泽厚:孔子站在河岸上说:时光岁月就像它啊!
不分日夜地向前奔流。

§2 伤逝溯源
§2 .1 经学家




东汉末年经学大师郑玄(127年-200年)在释逝者如斯夫章时,即
指出“逝,往也,言凡往者,如川之流也。”
何晏(193?-249)《论语注疏》中引苞氏(苞咸前6-65)语即完全
重复郑玄的解释。
皇侃(488-545)《论语义疏》:“逝,往去之辞也。孔子在川水
之上,见川流迅迈,未尝停止,故叹人年往去,亦复如此。向我
非今我,故云‘逝者如斯夫’者也。斯,此也。夫,语助也。日
月不居,有如流水,故云“不舍昼夜”也。”并引江熙(约325395)云:“言人非南山,立德立功,俛仰时迈,临流兴怀,能不
慨然。 圣人以百姓心为心也。”又引孙绰(314-371)云:“川流
不舍,年逝不停,时已晏矣,而道犹不兴,所以忧叹也。”
邢昺(932-1010)《论语注疏》:此章记孔子感叹时事既往,不可
追复也。逝,往也。夫子因在川水之上,见川水之流迅速,且不可追
复,故感之而兴叹。
§2.2 文人
刘公干(刘桢,建安七子之一,?-217)《赠五官
中郎将》:素叶随风起,广路扬埃尘,逝者如流水,
哀此遂离分。
 阮籍(210-263)人生若尘露,天道邈悠悠。……
孔圣临长川,惜逝忽若浮。去者余不及,来者吾不留。
 陆士衡(陆机261-303)《吊魏武帝文》:悟临川
之有悲,固梁木其必颠。
 杜甫《哭长孙侍御》: 流水生涯尽,浮云世事空。
 李白《古风》:逝川与流光,飘忽不相待。

§3 回到《论语》
§3 .1《论语》中的水




其为人也,发愤忘食,乐
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云
尔。(《述而》)
子曰:知者樂水,仁者樂
山。(《雍也》)
子曰飯疏食,飲水,曲肱
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
(《述而》)
暮春者,春服既成,得冠
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
浴乎沂……
§3.2 上下文
【前一章】
 子曰:出则事公卿,入则事父兄,丧事不敢不勉,不
为酒困,何有于我哉?(16章)
 【后四章】
 子曰: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(18章)
 子曰:譬如为山,未成一篑,止,吾止也! 譬如平地,虽
覆一篑,进,吾往也!(19章)
 子曰:语之而不惰者,其回也与!(20章)
 子谓颜渊,曰:惜乎,吾见其进也,未见其止也!(21
章)

§3.3 孔子的同代人




天下莫柔弱於水,而攻堅
強者莫之能勝,以其無以
易之。(七十八章)
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
至堅。(四十三章)
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
不爭,處衆人之所惡,故
几于道。(八章)
江河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
以其善下之,故能为百谷
王。是以圣人欲上民,必
以言下之。六十六章
§3.4 孟子与荀子
孟子



孟子曰: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太山而小天下,故观于海
者难为水,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。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
日月有明,容光必照焉。流水之为物也,不盈科不行,君
子之志于道也,不成章不达。《孟子 尽心》
告子曰:性猶湍水也,決諸東方則東流,決諸西方則西流,人性
之無分於善不善也,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。孟子曰:水信
無分於東西,無分於上下乎?人性之善也,猶水之就下也,
人無有不善,水無有不下。今夫水搏而躍之,可使過顙,
激而行之,可使在山,是豈水之性哉?其勢則然也,人之
可使爲不善,其性亦猶是也。《孟子 告子》
孟子曰:有為者辟若掘井,掘井九軔而不及泉,猶為棄井
也。(《尽心》)
观水必观其澜
徐子曰:仲尼亟称于水,曰:水哉!水哉!何取于水
也?孟子曰:原泉混混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,放
乎四海,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尔。
《荀子 宥坐》
 孔子观于东流之水,子贡问于孔子曰:“君子之
所以见大水必观焉者,是何?”孔子曰:“夫水, 大
徧与诸生而无为也,似德; 其流也埤(pi,低下)
下裾(通倨)拘,必循其理,似义;其洸洸(水
涌光)乎不淈(gu,枯竭)尽,似道;若有决行
之,其应佚若声响,其赴百仞之谷不惧,似勇;主
量必平,似法;盈不求概(槩者,平量者也,),
似正;淖(nao,柔和)约微达, 似察;以出以
入,以就鲜絜,似善化;其万折也必东,似志。是
故君子见大水必观焉。”
§3.5 汉代儒典
§3.5 .1 董仲舒
 水则源泉混混沄沄,昼夜不竭,旣似力者;
盈科后行,旣似持平者;循微赴下不遗小间,
旣似察者;循溪谷不迷,或奏万里而必至,
旣似知者;鄣防山而能清净,旣似知命者;
不清而入,洁清而出,旣似善化者;赴千仞
之壑,入而不疑,旣似勇者;物皆困于火,
而水独胜之,旣似武者;咸得之生,失之而
死,旣似有德者:孔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
夫,不舍昼夜此之谓也。
§3.5.2 杨雄
 或问“进”。曰:“水。”或曰:“为其不舍昼夜
与?”曰:“有是哉!满而后渐者,其水乎?”
或问“鸿渐”。曰:“非其往不往,非其居不居,
渐犹水乎!”“请问木渐”。曰:“止于下而渐于
上者,其木也哉!亦犹水而已矣。”
§3.5.3 《大戴礼记》
 子貢曰:君子見大川必觀,何也?孔子曰:
夫水者,君子比徳焉。徧與之而無私,似徳;
所及者生,所不及者死,似仁;其流行庳下
倨句【微曲为倨,甚曲为句】,皆循其理,
似義;其赴百仞之谿不疑,似勇;淺者流行,
深淵不測,似智;弱約危通,似察;受惡不
讓,似贞;苞裹不清以入,鲜洁以出,似善
化;必出,量必平,似正;盈不求概,似厉;
折必以东西,似意。是以見大川必觀焉。
§3.5.4 《孔子家语》
 孔子觀於東流之水,子貢問曰:君子所見大
水必觀焉,何也?孔子對曰:以其不息且遍
與諸生而不爲也,夫水有似乎德:其流也則
卑下倨邑必修其理,此似義;浩浩乎無屈盡
之期,此似道;流行赴百仞之嵠(同“溪”)
而不懼,此似勇;至量必平之,此似法;盛
而不求槪,此似正;綽約微逹,此似察;發
源必東,此似志;以出以入,萬物就以化絜,
此似善化也;水之德有若此,是故君子見必
觀焉。
§3.6 其他典籍
§3.6 .1《庄子》
 仲尼曰:人莫鑑於流水,而鑑於止水。《庄
子 德充符》
 水静犹明,而况精神!圣人之心静乎!天地
之鉴也,万物之镜也。《庄子 天道》
 子貢曰:敢問其方。孔子曰:魚相造乎水,
人相造乎道,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,相造
乎道者無事而生定,故曰魚相忘乎江湖,人
相忘乎道術。《庄子 大宗师》
§3.6.2 《管子》

水者何也?万物之本原也,诸生之宗室也,美恶、贤
不肖、愚俊之所產也。何以知其然也?夫齐之水,道
躁而復,故其民贪麤而好勇。楚之水,淖弱而清,故
其民轻果而贼。越之水,浊重而洎(浸润),故其民愚
疾而垢。秦之水,泔(水浊)最而稽(留止),淤滞而
杂,故其民贪戾罔而好事。齐晋之水,枯旱而运,淤
滞而杂,故其民諂諛而葆(隐藏)诈,巧佞而好利。燕
之水,萃下而弱,沉滞而杂,故其民愚戇而好贞,轻
疾而易死。宋之水,轻劲而清,故其民閒易而好正。
是以圣人之化世也,其解在水。故水一则人心正,水
清则民心易。一则欲不污,民心易则行无邪。是以圣
人之治於世也,不人告也,不户说也,其枢在水。
《管子 水地》
§3.6.3《说苑》


子貢問曰:君子見大水必观焉,何也?孔子曰:夫水者,
君子比徳焉:遍予而無私,似徳;所及者生,似仁;其流
卑下句倨皆循其理,似義;淺者流行,深者不測,似智;
其赴百仞之谷不疑,似勇;綿弱而微達,似察;受惡不讓,
似包蒙;不清以入,鮮㓗以出,似善化;至量必平,似正;
盈不求槩,似度;其萬折必東,似意。是以君子見大水觀
焉爾也。
夫智者何以樂水也?曰泉源潰潰,不釋晝夜,其似力者;
循理而行,不遺小間,其似持平者;動而之下,其似有禮
者;赴千仞之壑而不疑,其似勇者;障防而清,其似知命
者;不清以入,鮮潔而出,其似善化者;衆人取平,品類
以正,萬物得之則生,失之則死,其似有徳者;淑淑淵淵,
深不可測,其似聖者;通潤天地之間,國家以成,是知之
所以樂水也。《说苑 杂言》
书
目
荀
子
礼
记
家
语
说
苑
繁
露
韩
诗
德目
德义道勇法正 察善
化
徳义 勇 正 察善
化
德义道勇法正 察善
化
德义 勇 正 察善
化
德
勇 持 察善
平
化
德
勇
志
意智仁贞厉
志
志智仁
知
智
包度
蒙
知 武力
命
礼
知
命
§4 观水:道体与体道
§4.1 二程兄弟
 程颢(1032-1085)说
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
斯夫,不舍昼夜。自汉
以来,儒者皆不识此义。
此见圣人之心,纯亦不
已也。纯亦不已,天德
也。有天德,便可语王
道,其要只在慎独。”


程颐(1033-1107)则
说:“子在川上曰:逝
者如斯夫,言道之体如
此,这里须是自见得。”
§4.2 朱熹、陈淳师徒
 朱熹
 圣人于此,有感于逝者如斯之义,其所
以发明天德之健,圣心之纯,亦无复斯
藴矣。
 天地之化,往者过,来者续,无一息之
停,乃道体之本然也。然其可指而易见
者,莫如川流。故于此发以示人,欲学
者时时省察,而无毫发之间断也。
陈淳《北溪大全集》

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,尝因是推之,道体无一息
之停,其在天地则见于日往月来,寒往暑来,水
流而不息,物生而不穷,终万古未尝间断;其在
人则本然虚灵知觉之体,常生生不已,而日用万
事亦无一非天理流行,而无少息。故举是道之全
而言之,合天地万物人心万事,纯是一无息之体;
分而言之,则于穆不已者,天之所以与道为体也;
生生不已者,心之所以具道之体也;纯亦不已者,
圣人之心,所以与天道一体也;自强不息者,君
子所以学圣人,存心事天而体天道也。
明儒王阳明
 问“:‘逝者如斯’,是说自家心性活泼泼地否
?”先生曰“: 然,须要时时用致良知的功夫,方
才活泼泼地,方才与他川水一般,若须臾间断,
便与天地不相似,此是学问极至处,圣人也只如
此。(王阳明:《传习录》第253条)
顾炎武与李道平


系辞上 第八
《易》與天地準,故能
彌綸天地之道。仰以觀於天
文,俯以察於地理,是故知
幽明之故;原始反終,故知
死生之說;精氣為物,遊魂
為變,是故知鬼神之情狀。 
與天地相似,故不違;知周
乎萬物而道濟天下,故不過;
旁行而不流,樂天知命,故
不憂;安土敦乎仁,故能愛。
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,曲成
萬物而不遺,通乎晝夜之道
而知,故神無方,而《易》
無體。
范围天地举其大,曲成万物举其
细,通乎昼夜举其流行。《论语》
子在川上曰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
昼夜”,言其道之流行不息也。
通乎道之流行,则阴阳消息,往
复平陂,一以贯之矣,故曰:
“通乎昼夜之道而知”。李道平:
《周易集解纂疏》
日往月来,月往日来,一日之昼
夜也。寒往暑来,暑往寒来,一
岁之昼夜也。小往大来,大往小
来,一世之昼夜也。子在川上曰:
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!”通
乎昼夜之道而知,则“终日乾乾,
与时偕行,”而有以尽乎《易》
之用矣。顾炎武:《日知录》
小结:三个调子:向后、向前、前后相续
“伤逝”的基调是落寞与惆怅,其取向是“向后
的”、“一去不复返的”(往后)。
 “比德”的基调是勤力与进取,其取向是“向前
的”、“前上的”(往前)。
 “见道”的基调是深邃的、活泼的,其取向则全然
是“前后相续的”、“生生不息的”。(前后相续)

§5 三种基调
§5.1何谓基调



基调,即根基性的情调,借自海德格尔之(Grundstimmung)
一词。
根源性的情调、情绪乃是此在(Dasein)的“源始存在方
式”,海氏以“现身情态”(Befindlichkeit)一词表示。
Wie befinden Sie sich?/“How do you find yourself?”/
state-of-mind)/ where-you’re-at-ness
现身在世的存在指向的是一种“由情绪先行标画出来的、同
世内存在者发生牵连的状态”,这是一种“基调”,具体存
在者的出场完全是在这种基调下。由此“基调”,在存在者
状态上,我们才是有情绪的,有情调的,是被定调的。
§5.2 中国哲学的三个基调
比德、见道、伤逝,实际上折射出中国思想的三
种“基调”,这三种基调已经在先引导着我们对
“流水”声音的回应、响应。
 水从不曾首先作为现成的直观之物、表象物而在
场,水与观水之人都是由在先的情调、情绪、氛
围以一种与此情绪、情调、氛围相配合的方式出
现的、现身的,因此首先追问的或许不应是水显
现为什么、人如何感受水,而是水何以如此显现、
人何以如此感受之生存论、存在论的基调。

不同基调的引导、勾引,触景生情之“触”、“景”、“情”
之方式与内涵自表现出不同面向
不舍昼夜之流水从不曾首先作为现成的直观之物、
表象物而在场,“水”与 “观水者”都是在先行的
基调、情绪、氛围的“定调”下、“笼罩”下,
以一种与此情绪、 情调、氛围相配合的方式出
现的、在场的:
 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 春情从此如春水,傍着栏干日夜生。
 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。
 因此,首先追问的或许不应是水显现为什么、人
如何感受水,而是水何以如此显现、人何以如此
感受之生存论、存在论的基调是什么。

观(see)与观作(see as)
 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。
孔子之观
 “观于高岸”
 “观于海上”
 “观高崖”
 “观巨海”
 “观于吕梁”

§5.3.1 比德的基调




德与勇是一个“常项”,即所有描述水之德性的典籍
之中均认为观水可以“徧与诸生而无为”这一“德性”
与“赴百仞之谷不惧”这一勇德。
水性与人类德性是一致的,支配万物的原则与支配人
的原则是一致的。
比德、天人同构、天-地-人存在的大链条(the
great chain of being)。人被视为一个有机体,是
一个小宇宙(micro cosmos),它与作为大宇宙
(macro cosmos)的自然界之间,具有声气互动的关
系。
在比德的旋律下折射的是先儒浑然中处于天地之间,
仰观俯察,取物取身,天人交感的源始感受。
 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,
必偃。子曰: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
也。
 予欲无言,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
生焉。
 四君子:与梅同疏;与兰同芳;与竹同
谦;与菊同野。
§5.3.2 伤逝的基调
“性命短促,人生无常的悲伤”,构成了《古诗
十九首》的“一个基本音调”。“人生寄一世,
奄忽若飘尘。”“人生忽如寄,寿无金石
固。”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”“万岁更
相送,圣贤莫能度。”从建安到晋宋,这种生死
存亡的哀伤“弥漫”为“整个时代的典型音调”。
 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。(这是一种无根的惆
怅,只有在这种无根的生存情绪之中,观者才现
身为时间的过客,流水才染上凉意与愁绪。)

熊子十力云:人生根蒂即道也。固有之而不自觉,故
曰无根蒂耳。此为不见道者, 致其永慨。
 “朝闻夕死”之叹何曾有此无根之惆怅!只有在一
种无根、焦虑、无 奈的基调的先行“定调”下,“流
水”才染上“愁绪”与“凉意”【问君能有几多愁,
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(李煜) ;便做春江都是泪,
流不尽,许多愁”(秦观);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(李清照)】,而观者——更
准确地说 是读者——才现身为时间之“过客”。

§5.3.3 见道的基调
罗大经《活处观理》
古人观理,每于活处看。故诗曰鸢飞戾
天,鱼跃于渊。夫子曰逝者如斯夫,不舍
昼夜。又曰山梁雌雉,时哉时哉。孟子曰
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又曰源泉混混,不
舍昼夜。明道不除窗前草,欲观其意思与
自家一般。又养小鱼,欲观其自得意,皆
是于活处看。
 通感、活泼之为基本情绪、情调。观水被一
种“活趣”所引导,“观天地生物气象”者,
置身于生机盎然的宇宙之中,与天地万物旁
通统贯,合体同流。这是一种人我感通、物
我合感的根基情绪。只有在这种情绪下,观
物者才有万物静观皆自得、万紫千红总是春,
观人者才有见满街都是圣人等感受,观水者
才会发出问水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
之感触,而不是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浇愁
愁更愁。
§6 有情调之人与被定调之水

象征思维不独是儿童所专有,不独是诗人或癫狂心
灵所专有,它本即与人类生存同在的,它先于语言
与论辩理性(discursive reason )而出现。象征
揭示了实在的某些面向——一些最深层的面向——
一些傲然无视于任何其他知识途径的面向。世界是
透过象征来“说话的”,它通过 象征来“开显”自
身,因此在根本上讲,象征开显的是更本源、更深
层的实在。



(1)象征能够开显在当下经验之中并不显明的实在
的样态或世界的状况。(它开显出更加深层的生命。)
(2)由于指向某种实在的东西或世界图式,因而对
于初民来说,象征总是宗教性的。古代的宗教象征实
际上意味着一种本体论,一种前体系化的本体论(a
pre-systematic ontology),这种本体论同时也是世
界观与人类生存体验的表达。
(3)宗教象征的本质特征是其多价性
(multivalence),它能够同时表达不同的意义,这
些意义的统一体在当下体验的层面上并不是显明的。
(4)象征能够开显一个视角,在这个视角下不
同的实在得以整合进一个系统。
 (5)宗教象征的最重要的功能或是它能够表达
在其他方式下无法表达的吊诡的处境或某些终极
实在的类型。
 (6)宗教象征具有生存论的价值,它总是指向
与人相关的生存处境或实在。因此宗教象征总是
拥有一种“神圣的氛围”(numinous aura),
它不仅开显出生存向度或实在的类型,而且也同
时为人类生存带来意义。


“一个宗教的象征将人类的处境移植于宇宙论的
术语,反之亦然;更准确地说,它开显出人类生
存与宇宙(cosmos)结构之间的同一性。人在
宇宙之中并不觉得自己是‘孤零零的’,他向一
个世界敞开着,由于象征的作用,世界变得‘亲
切’。另一方面,象征的宇宙论意蕴让他能够逃
离主观的处境,而确认他个人体验的客观性。因
此,领会象征的人,不仅向客观世界‘敞开自
身’,而且同时从他个人的处境出发,成功抵达
对全体的把握。”
从跨文化的视野看:哲学之水与信仰之水
泰利斯( Thales):水是
万物的始基。
 赫拉克利(Heraclitus,
约前530年——前470
年):人不能两次踏入
同一条河流。
 从人类宗教信仰之中有
关水的象征(M. Eliade)

印度吠陀:水,万物之源,一切存在之源。
 《巴比伦史诗》:当天空还没有名字,大地也无以
名之的时候,原初的阿卜苏(元水),赋予了生命。
 作为宇宙之母的水(水神是生育之母)
 生命之水
 洗礼之水与再生

§7 结论




逝者无疑是一流动之物,然而,河水并不曾作为单纯的流动之物呈现它
自己,流动的河水是在一种根基情绪、基调之中演奏着它自己的乐章。
在观物察己、人物交感、天人声气互动的之人生情调的定调下,河水以
其前行不已、勇往直前的“前行”姿态展示它自己,观水者则亦在此基
调下与河水之德性同感共鸣,于是,逝者如斯夫,乃是生命的强者发出
的昂扬之声;
在焦虑、畏惧、漂泊无根的情调定调下,河水作为“移动物”而与“时
间意识”绾结在一起,“时间就是移动物”(Time is a moving object),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逝者如斯,流动的河水成为一去不复返时间之流,
诱发着被定调之此在发出人生有限的惆怅与幽怨之声;
在一种活泼、闲适、深邃而宁静的基本情绪的定调下,河水以其前后相
续的浩浩荡荡的创化之流呈现它自己,它召唤着此在以同样的心态与之
“合拍”,心灵之道、天之道与水之道共同构成了的宇宙大生命生生不
息的洪流乐章。
去魅化之后的水
仲尼亟称于水,曰:水哉!水哉!

Xuzi said, More than
once Confucius
expressed his
admiration for water,
saying, Water! Oh,water!
对于水的意象的生疏,他们
对于孔子赞美水的行为感到
莫名其妙,确实,很少有西
方教师在翻译课上能够朗读
这段文字,带着孔子啊水!
啊水!的惊叹而不疑惑不解
甚至茫然失笑。

similar documents